梵绪寒

【瑞嘉】

真 空 · 蜉 蝣:

/.瑞嘉


给我寒哥的@梵绪寒 还债进度(1/7)
不老魔女pa(连cp向都没有体现出来好吗) k+短打,后续随缘


不论是永恒亦或死亡,一并拿下。


>>>


嘉德罗斯捡到格瑞时是在一个粘稠的下雨天,地上坑坑洼洼被水填充满,他没有打伞,所以他的肌肤便被打湿的衣服布料黏住,这样的触感让嘉德罗斯感到异常恶心;若不是碍着巫师固有绝对不允许被打破的规矩,他早一溜烟儿飞回家了,虽说他本人热衷的便是斩开所谓的桎梏,但无奈如果让巫师暴露在大众视线下,嘉德罗斯自己也没有日子过。比起多走几步路,还是蜂拥而来的渣渣更让他烦躁。在他匆匆转过一个拐角后,电线杆下那堆漆黑的垃圾袋里一抹被雨帘模糊的蔚白倒显得格外醒目。他难免停下脚步往那好奇地瞅了几眼,只见那个白色小团子稍抖动几下,从四周脏兮兮的色彩中露出张稍还稚嫩的脸来,如天外来客,分明融入了进去却又格格不入。


——只是个被遗弃的孩子罢了。他轻蔑地哼了一声,毕竟在嘉德罗斯的认知中,这种家伙都是些由于无用才会被丢弃的,人类难道会对天生的利益体产生厌恶吗?随即他正准备抬脚离开,那个小孩却对着他的方向望了过来(像是认识了很久)。仅仅是那一眼,野兽一般——却犹如是一首爵士中最出乎意料的滑音,一幅油画中最不和谐的一笔,是万里挑一的冰,粉身碎骨的恨和九死一生的生。一种出奇的凌厉。摄人心魄,然后是:炙热、寒冷、敌意、无助、桀骜、温顺,无数种矛盾将理性和情感活生生撕裂开来,随后重塑筋骨般如梦中呓语,最终又跌回现实。可在如刀刃般锋利的视线被剥开后却又是交响乐团用以试弦的清亮琴声,那双绛紫色的眼眸携着空空荡荡的冷淡,直直地撞破某一层隔阂。他的双眼空无一物,却让山河为他让路。


像是孤狼。


于是嘉德罗斯就好像被蛊惑了般,最终还是把这家伙扛了回家。——虽然依他所言那个字眼应该被揪成捡。而被“捡”走的小孩只是安静地趴在他的肩头上,不对这样的行为做任何他该做的评价,只是双手仍警惕地抓住嘉德罗斯的围巾。


“你的名字。”他不耐烦地发问。


小孩仍然撑着那双绛紫色的双眼静静地望着他,轻声道:“格瑞。”而嘉德罗斯没有从中看出哪怕是转瞬即逝的——那种——小孩对于自己来到陌生环境的惊恐,这让他不免有些失望。这与他对人类的粗糙理解有了出入,而王者虽谈不上厌恶脱离自己掌控范围的事;(毕竟他有着足够的实力将变数重新下回棋盘)却也并不欢迎诸如此类的不稳定因素。


“多大?”


“……九岁。”


“我捡到你了,以后你就得跟着我。”他压下心中的暴躁像是颁布命令般道,“弱肉强食一直都是真理,不要给我惹乱子,也别想我会庇护你,我对弱者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语毕,他仿佛还嫌威胁不够般冷声添上了一句“我不希望我捡到的是个废物”,倒也不在乎这样的话对一个孩童来说是否太过残忍,反正孩子的心理健康从不在嘉德罗斯该负责的范围内。


“……”


格瑞仍旧保持着惊人的沉默。他冷静的实在不像是个年仅九岁的小孩,即使是遭受了如此像是羞辱的话后也没有恼羞成怒;对此,他也只是轻轻地颤了颤眼睫,不发一言,俨然一派置身于事外的模样,仿佛世界就算是塌了也与他无关。可笑的就好像以为自己在匪徒面前表示顺从就能够逃脱暴行一般,愚蠢而滑稽。他想。


这种态度还真令人作呕。

啊啊啊啊啊啊爱了

真 空 · 蜉 蝣:

p1涂了 @梵绪寒 老师的oc(黄豆害羞)
里面有很难看的艾哥和艾凯和我的女儿,,因为看不下去但是想要混更就换了个刁钻的角度
嘻嘻

@失序纠昼 老师的,
老师要快点好起来哦,
好了之后快把我的瑞嘉文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