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梵绪寒抽到鬼切了吗

看来我得继续努力了!

是我的自设性转
我终于搞好了,我太难了
(第一次认真搞指绘,我太弱了,艹)

是黛黛@叶黛y和耀@林耀Y_AO的合照!

@眉冬 耶!
是自设和舟哥自设的合照(?)

赎哥tql.!!!!!!!!!

情書一別。:

@梵绪寒

“水一打,三明治一份,蛋糕一份……”季欢埋着头清理刚刚到手的物资,正嘴上统计着数量,突然一皱眉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蛋糕过期了……”

宪行羽只是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也不作声。季欢半埋怨半好笑地催促她,声音似笑非笑:“还不帮我一起清,光看着干什么?”这种略带嗔怪的语气在她身上少见的就如同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

宪行羽有点意外,笑了笑:“看着你……觉得你可爱。”

她平时不常笑,身上又带着多年在部队里历练出来的冰冷,一点令人望而生畏的淡漠熔进了她的骨缝里,连一个眼神都显得凛冽无比。但她在季欢面前笑的次数倒是很频繁,连弧度都柔和下来,讨人喜欢的紧。即使季欢背对着她,也能轻而易举地补出她此刻的模样。

季欢生来就是个倔性子,即使外貌看上去人畜无害,内在也锋利得不像是个好东西,脾气也差,偏偏能力还强,更叫他人无话可说,于是从小到大她就没怎么受过待见,又更别说可爱这种形容词了,她甚至没想过褒义词能跟自己挂上钩——这十几年最多的称赞怕都是从宪行羽这听到的。她难免有点不好意思,稍眨了眨眼:“……白痴。”

虽然嘴上在骂她,季欢却还是回过了头,轻哼一声,原本淡漠的眼神也软了下来,好看的惊人,活像是万物复苏,只待阳光拂照,原本宪行羽快要冰得僵硬的心脏恍惚间又一声声有力地跳动起来,如擂鼓般响彻大脑,一下接一下,在那样的笑容下逐渐解冻,一同温暖那世间角落。

咚、咚、咚。宪行羽靠近了点。

“白痴。”季欢又呢喃了一声,尔后笑着踮起脚凑上前去。

终于有粮了的行欢(宪行羽×季欢)

灰白色的云摇摇欲坠,看上去要下雨。季欢甩掉匕首上灰暗的血液,一抬眼,发现宪行羽在看她,就不知不觉笑起来,顺手又挽了个剑花——或者说刀花——给她看。动作很流畅,可惜那一份潇洒因武器的短小而大打折扣。她眯着眼问:“看什么?”

看你手上的伤。宪行羽想,但并未直接那样说,“看周围有没有药店。”

季欢也没有说可你明明是在看我呀。她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在想什么别的,同样也不直问,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往下问道:“看药店干什么?”

“……有创可贴就好了,”宪行羽收起那份心不在焉的出神,靠近她,直接伸手抓住了季欢的手腕,这个高中生的手腕竟意外的纤细,她一蜷手指便可以握住,“我在看,你手上的伤和你太不相称了。”

季欢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清晰,颜色白的偏冷,指尖却泛着淡淡的粉,连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和季欢极具欺骗性的无辜外貌倒是相映成趣。可惜就是这样一双手,指节处却多出了一道伤疤,格格不入地蜿蜒在上面。季欢随着她的眼神看下去,随即安抚性地一笑,语气轻描淡写:“以前自己学着用刀的时候割到的,多大点事啊,都过去那么久了。”

看这疤痕的狰狞就知道当时的伤肯定没有季欢说的程度如此之轻,但宪行羽也并不揭穿。她想了想,干脆俯了下身子,吻上了那一道伤疤。

分明只是一个飘渺如羽尖拂过的吻,却叫季欢吃了一惊,连脸庞都浮上些许罕见的红。宪行羽吻的很轻、很轻,却像是薄冰下亮的惊人的火焰,隐秘而炽烈,她几乎下意识地就想抽回手来,似是怕被那热度灼伤一般,而对方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力度大有不愿松开的架势。

说不上什么亵渎什么下流,相反的,那更像是虔诚。不需要再撑起一切了,不需要再逞强了,不需要再受伤了,你可以放下你所有的谨慎,可以笑了。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的流浪者突然被光芒眷顾,温柔地吻去你所有的悲哀和疼痛。

“——还疼吗?”

恍惚间,她听到宪行羽这样问。

“不、”季欢喉头动了动,长久以来一直被她强行压下的酸涩和委屈突然间卷土重来,她听到自己有些沙哑和颤抖的声音,“……不疼了。”

不疼了。

我可以不用再疼了。

人物全名:墓翎
种族:人造人
职业:杀手(副业小丑)
年齢: 19
眼晴顔色:左眼淡蓝,右眼淡粉
头发顔色,长度:渐变黑红,及腰
体重: 74kg
身高:189cm
肤色:偏白
臉型:瓜子脸
特征(酒窝,伤疤, 痣,胎記等等):无
健康吗? :健康
为什么健康或不健康? :爱运动,不挑食,阳光向上的三好少年
喜好:日常粘着司厌和做一些小东西
最喜欢及最不喜欢的颜色?:喜欢红色,没有什么不喜欢的颜色
最喜欢及最不喜欢的音乐?:喜欢《末日飞船》,不喜欢摇滚
食物:牛排
性格:阳光好少年,工作认真,心思细腻
小心谨慎还是胆大妄为:表面胆大妄为实际小心谨慎
独处时是否表現和在人前一致?:不是
是否喝酒:喝
喝多少:一般一杯,很少喝很多
最大的强项:近战
最大的弱項: 感情用事
对什么人/物特別心软:司厌
这是否很明显:是
最大的对手:夏弃渊
背景:zero组织成员
教育:从小受到杀手训练营的教育
宗教信仰:无
经济状况:比较富有
家庭:无亲无故
什么时候感到最自在:完全融入金色星源之后
最不自在是什么时候:和夏弃渊单独在一起
把谁放在第一位:司厌(最在意的人)
自我感覚如何:良好
过去是否有过他羞于承以的失误?为什么?:有,因为轻敌所以导致司厌失忆并与其走散
乐观还是悲观?:乐观
内向还是外向?:外向
才艺:打架算吗(你。)吉他,街舞
最擅长:近战
最不擅长:安慰人
习惯动作等:摸刀柄
有无怪癖:无
自我感觉:我好优秀,我好酷(。
他会用哪一个词形容自己:牛逼
他觉得自己外观哪方面最出色:头发
最不出色的:眼睛
如何跟他人打交道:首先一个"你好!",然后开始自我介绍,最后开始和别人聊天
陌生人会如何看待他:一个很厉害的小丑
有哪些朋友:组织里的成员
妻子/丈夫/爱人: 爱人司厌
心中的偶像/英雄:zero组织老大
如何看待心中的偶像/英雄:很厉害!想成为这样的人
危机/麻煩:夏弃渊很麻烦,不太好解决
如果出現危机,他们会如何反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解决
是否佩戴首饰:佩戴,因为是小丑
住在哪里:zero组织的宿舍
花钱习惯:卖有用的
最珍貴的东西:一个心形的玻璃制品
最受谁的影响:司厌

行欢和妄想之名这两个tag我占定了!


是自家孩子
顺便想找个搭档一起互绘,一起努力!(也不知道有没有)